空舟

大体来讲是混欧美圈的小透明/最近也爬了很多别的墙/比如山花磊伦巍澜/还有别的乱七八糟的一大堆/杂食性动物
微博@独自横空舟
这里还算是净土 就别去微博了吧

【授翻】I'm like a rubber band until you pull too hard

作者:violentdaylight

译者:LaLaLa_deepnight(你也可以叫我烟花)

授权: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186086

关系:Harold Finch/John Reese

分级:Mature(成人级)

标签: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噩梦、过去的创伤/折磨痛苦暗示、伤害/安慰、拥抱&依偎


Summary:

Harold说:“John,是我,没事了,你很安全,你很安全,你很安全,”然后他努力压下突如其来的惊慌,和被激发的、告诉他逃,逃,逃的生存本能。


Notes:

谢谢nightwolf,你是最好的。

来自我的tumblr上的一个匿名提示:“John在晚上睡觉的时候会做噩梦/主要是在寻求安慰/仍然睡着”。谢谢,匿名者!

题目来自Sia的Elastic Heart。


【译者的话:这是我第一次翻译AO3上的文章,可能有不妥的地方,请大家一定指出,而且作者的语言很生动,以能准确抓住人物特点见长,从性格、心理、动作、语言各个方面体现,我可能翻不出来原文的感觉。】

【还有,作者太太本人好好好可爱www】


正文:

失眠症已经陪伴了Harold很多年了,所以黑暗里闪烁着的红色数字3:32仅仅让他轻微地惊讶。

他翻了个身,小心地注意着他的髋关节和背部。

他的脊椎里有一股稳定的、丝丝的疼痛感,就像很长很慢的火烧。

Harold正在深呼吸,努力将因为预感到强烈的火烧般的疼痛而紧张起来的肌肉放松下来。

John从来不平躺着睡觉。

他把自己包起来睡觉,像胎儿般地缩着或者腹部朝下躺在床上,不露出自己的弱点。

Harold不把它作为住宿的安排意见,John在这一点上不相信他是可笑的。

但这仍然让他感到心痛,John第一次在睡梦中颤抖,踢着腿,咕哝着含糊不清的词:

当Harold向他伸出手的时候,John退缩着躲开了。

 

--

 

当然,有一个他们从来不谈论的夜晚。

当John的思绪又将他带回自己的黑暗的历史中,然后他醒来,全身被汗水浸湿,他的右手掌心压在Harold的喉咙上。

John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眼神没有聚焦,在Harold的喉咙上的压力并不像恐惧一样让他感到很痛苦。

Harold说:“John,是我,没事了,你很安全,你很安全,你很安全,”然后他努力压下突如其来的惊慌,和被激发的、告诉他逃,逃,逃的生存本能。

多奇怪啊,生物和本能:

有一会儿Harold摒住了呼吸,他的身体因为震惊而僵硬,然后John抬起了他沉重的眼皮,他的手从Harold的喉咙上滑下来。

John睁大了眼睛,然后他从Harold旁边爬走。Harold让他们俩的距离够远到满足John的需要,说:“没事了,你没伤到我,John,没事的。”

但他仍然可以看到John因为认为自己会突然从噩梦中惊醒然后伤害Harold而感到非常害怕,他的手剧烈地抖动,被汗水浸湿的衣服粘在他的皮肤上。

“那个,我不应该--沙发,我马上去--”John结结巴巴地说,试图从床上下去,而Harold抓住他的手腕,让他留在这里,让他留在Harold的身旁,直到John开始颤抖,他说着Harold的名字就好似这是什么神圣的事物。Harold把他拉近到自己的臂弯里,安慰地小声跟他说话直到John在他的怀里哭了起来。

 

--

 

John在他的旁边动了几下,踢开了被子。Harold转向床头柜,打开灯,戴上他的眼镜。

他知道现在不要去触碰John。

当John的呼吸加快,他的手攥着被单,他的眼睛紧紧地闭着时,Harold微微地坐起来了一点。

有时候他会说一个名字,Kara或者Mark或者Jessica。在那些更糟糕的时候,他会一遍又一遍地说No或者Please直到他醒过来。

有一次他说了Joss,那是一个绝望的叫喊。后来Harold把John拥进他的怀里时,他的手都是颤抖的,他能感受到John快速而又如火一般的心跳,就像射出的子弹一样。

Harold等着它结束,果真,几分钟之后,John喘息着,他的指关节因为用力抓着被单而发白,他的全身猛地颤动,然后他惊醒了,飞快地眨着眼睛。

“John?你刚刚在做梦,你在你自己的公寓里,现在是早上3:40,一切都很好。”Harold说,他的声音低沉而温柔。

他努力保持着距离,给John重新筑起他所需的防御的空间。

John做了一次深深的、抖动的呼吸,他不太清醒地抬头看着Harold。

John的脖子上的深色头发因为汗水而微微卷曲。他小心地放开自己一直抓着的被单,活动着他的手。

Harold拿起自己床头柜上的一瓶水递给John。

John接过去,无意识地用舌头润湿自己的嘴唇,他拧开它,大口地喝着,他喉咙上的肌肉在每一次吞咽时工作着。

他喝完后把塑料瓶盖盖上,递回给Harold。然后他缩小着他们之间的距离,直到他到了Harold那一边。

Harold把瓶子放下,用一只手轻抚John的头,动作轻柔而小心。

“我吵醒你了吗?”John的声音很沙哑,因为睡眠而低沉。

“其实我已经醒了,我在想一个能减少电量消耗的方法,或许可以加一个备用发电机,以备突然需要很多电量的时候。”

Harold知道没有必要问John关于他的梦的细节:

John自己会告诉他,也或许不会告诉他,真的不需要强迫John,Harold想。

 

【下面的部分请走随缘:http://www.movietvslash.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72837&extra=page%3D1%26filter%3Dtypeid%26typeid%3D34%26typeid%3D34

 

 “给我讲点什么。任何东西。”John说,声音里满是睡意。

Harold试着想出什么,然后突然:

“我父亲教给了我怎么修引擎。”他听见自己说。哦。

他被这句话说出的方式惊到了:自然地从他的嘴里吐出,一个自然的、被给予的礼物。

他摘下他的眼镜,把它整齐地折起来放到桌子上。然后他伸出手去够灯的开关。

“你能--”John沙哑地说着。Harold说:“当然,John。”然后让灯继续亮着。

“我对把它们拆开,观察每一个部件,它们是怎么连接成一个整体的更感兴趣。”Harold说。

如果他闭上眼睛,他就可以看到:

墙上的金属工具,他父亲的满是润滑剂和油的手,他的温和的笑容。

John在他的怀里笑了。

“嗯,你当然会。”

Harold深呼吸了一下,然后开始说话:

关于他成长中的房子,他上的学校,他遇到的人。在John的心跳在他的胸腔里平静稳定下来之后,在John在他的怀里睡着了之后,他仍继续说着。

 

--

 

当Harold睁开眼睛,John平躺在床上,他的头仍靠在Harold的肩上。Harold伸出手关掉闹钟,让自己离John更近了一点,然后进入了梦乡。

 

 

--Fin


评论(2)
热度(27)

© 空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