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舟

大体来讲是混欧美圈的小透明/最近也爬了很多别的墙/比如山花磊伦巍澜/还有别的乱七八糟的一大堆/杂食性动物
微博@独自横空舟
这里还算是净土 就别去微博了吧

【授翻】Goodbye

作者:koalawhisperer

译者:LaLaLa_deepnight

授权: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189746

关系:Sherlock Holmes/Jim Moriarty

分级:G

标签:莱辛巴赫事件之后、第三季之前


Summary:

在圣巴茨医院(St. Barts)楼顶的一系列事件发生之后,Sherlock来和Jim作最后的道别,并且处理了一些对这个人的意料之外的感情。

Tumblr上的Sheriarty Week的一部分。 


【译者的话:写的很细腻的一篇文呢,挺短的,而且真的是G级啊好感人。以及,看文的小天使们请告诉我,我的翻译腔很重嘛?】



死亡。

子弹正好穿过脑部。

血染红了圣巴茨医院的楼顶,留下一个永久的痕迹,记录下在那里发生的事情。

Jim Moriarty,一个最能理解Sherlock的人,死了。这不可能。那个人超越了生命,超越了死亡,超越了任何普通人所能想象的东西。这不可能,Sherlock想,在走廊里拖着沉重的脚步,怀着一颗和脚步同样沉重的心。关心不是一个优点,那为什么他会在乎Jim,尤其是在他对John和其他人做了那些事情之后?他又回想起了楼顶,想起了他们互相说的话,他们是怎么意识到他们是如此的相像。

可能吗?

Sherlock是不是暗暗地对那个大家都认为是他的敌人的人怀有感情?那么又来了,他们是不是敌人?是的,他们分别站在法律的两边,Jim制造犯罪而Sherlock解决他们,但敌人是互相憎恨的。那么又来了,爱与恨之间有很明显的界限,就是这么的陈词滥调。Sherlock走过实验室,然后向里面看去。那个他第一次见到Jim的实验室,那时Jim还用着他的IT伪装身份。或许当时他应该给他打电话。Jim欣赏他很长时间了是很清晰的事实,但他都做了些什么呢?嘲笑他,侮辱他,毫不犹豫地扔掉了电话号码。如果他打给了Jim,这些事情还会发生吗?Jim会死吗,变成一具躺在板子上或在冷藏间尸体袋里的冰冷的尸体,还是他会活着?在Sherlock和Jim之间会发生什么吗?他们两个可都没有经历过传统的恋爱关系。

他到了停尸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目前Molly把Jim的尸体放在某个冷藏间里或者盖着放在桌子上准备尸检的那个停尸间。一个平常的、普通的冷藏间,远远不到他值得拥有的。Jim是Sherlock最好的消遣,是让他开始走上咨询侦探之路的那个人。一个冷冰冰的灰色冷藏间配不上他,一个王座才能配上他。

Sherlock盯着那个门,眼神穿过那片薄薄的、构成窗户的玻璃。Jim在哪?他已经进了一个冷藏间,还是他的尸体在一张桌子上?Sherlock蹑手蹑脚地走进停尸间--好吧,他没有得到准许,但这已经是下班后了,而且附近没有人--然后向那些冷藏间走去。他的视线扫过每一个名字,寻找能给他Moriarty在哪的线索,同时他也试图想出来为什么他的反应这么强烈。他一直尊敬这个人,但很肯定的是他不会这么在乎一个他仅仅尊敬的人。或许那里曾经有一丝爱,尽管他没有说出来。也有可能是对他们之间的游戏的爱,而不是对Jim这个人的。他不爱人。爱是一个弱点。对吗?他摇了摇头,把这些令人烦恼的想法甩出脑海里,同时他对Jim的名字--或者一个化名的寻找无果而终。或许他的尸体在桌子上等待着检查。

他深呼吸着,Sherlock转过身去看着那个桌子上被没有明显特征的白色单子盖着的孤单的尸体。大概相同的身高和纤瘦的身体框架。伸出来的脚上同样苍白的皮肤。这是Jim吗?死亡的他看上去很小,那么不像Sherlock认识的那个宏大的人。怎么会这样?就在他们确定他们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之后,Jim从他的大衣里拿出一把手枪(Sherlock仍然为没有注意到这个而厌恶自己),把它塞进自己的嘴里,一个提前的预警都没有,就开了枪。他怎么能没有注意到这个呢?Sherlock都能看出被隐藏的更小的物品。他怎么能没注意到一把枪?如果他知道了,他会试着阻止Jim吗?大概他会的。因为没有了Jim,Sherlock就是孤独一人的。是的,他有John,但是John…嗯,John不能像Jim一样理解他。而且当John认为Sherlock死了的时候,他必须继续生活下去。

Sherlock走到板子的末端,沉默地站在尸体的脚边。毫无例外的,尸体的大脚趾上有一个标签。Sherlock小心地拿起它,读着上面的名字。Moriarty,James。哦,上帝。他的心在胸腔里停了一拍,然后他扔下标签,就好像触电了一样。这使这一切都变得真实了,而不是某种幻觉。Sherlock打量着盖住Jim的头的单子。他做了吗?他拉开了单子然后看了那个这么多年给了他生活的意义的人最后一眼吗?他因为自己的感性而在心里狠狠地批评了自己,走到单子的另一头,把它拉开。他在这。Jim。眼睛和嘴巴都闭着,死亡的完美样子。一定是Molly或者别的什么人干的。他的头发很凌乱,有些靠近后面的部分粘着血。而且他像鬼一样白,比他活着的任何时候都要苍白,但脸颊还有一些颜色。血还没有完全干涸。如果他的头脑还很清醒,Sherlock就会发现其中的疑点,但他不在清晰地思考。他感到有点眩晕,恍惚地看着Jim。

Sherlock吸了吸鼻子,然后咬紧牙关。不。他才不会在Moriarty面前为他哭。他不会让自己那么失控。他必须快速离开这里。但是某种东西,某种之后他承认是情感的东西让他把Jim的头发捋到后面并冲他笑了笑。一个含泪的笑容,一个痛苦的笑容,但仍然是一个笑容。他值得有一个跟他道别的人。Sherlock颤抖着呼吸了一口气,俯下身子亲吻Jim的额头,微微地停顿了一会儿才离开,把单子盖住前咨询罪犯的头。不会有葬礼,不会有公众悼念,对于一个罪犯来说,但这对Sherlock来说已经够了,而且一种奇怪的感觉告诉他Jim会想要这种方式。只有他们两个,从开始到结束。

“再见。”Sherlock轻声地说着,转身离开停尸间。在这之后,他会离开伦敦,流亡在外,最终再回来。某一天。

Sherlock关上身后的门然后向外走去,到外面去,使现在这些感受消失。他没有时间去悲伤,焦虑,或渴望。他有一个需要执行的计划。

就在Sherlock走出停尸间的时候,那张单子极其轻微地上下动了一下,就好似在它下面的身体微乎其微地吸进了一口小小的空气。

 

--Fin

评论(5)
热度(22)

© 空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