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舟

大体来讲是混欧美圈的小透明/最近也爬了很多别的墙/比如山花磊伦巍澜/还有别的乱七八糟的一大堆/杂食性动物
微博@独自横空舟
这里还算是净土 就别去微博了吧

本以为早已忘记了的

【题目来自“梦境三十题”的第29题】
【其实这是个挑战(见下图)】


【这次一起跟我挑战的小伙伴 @Charky甜饼娘 (天了噜这ID】

【CP:德哈】
【有奇怪的瞎编的东西】
【花语的参考来自“花语三十题”】
【HE!HE!HE!继续走小甜饼风格的我!(并不是】
【一写德哈就突然文艺起来真的不是我的错】


作为卧底的Draco在大战之后并没有受到什么太多的惩罚,所以Malfoy庄园在大战中被毁的部分很快就按照他的意愿修复好了。
光秃秃一片的花园让从小受贵族教育的Draco看着难受,于是他找了最好的园艺师,种下了一片薰衣草。
很快,庄园前面出现一片薰衣草的海洋。
而Draco并不感到满意。
因为里面混进了别的东西。
“真的不是我带来的,Mr.Malfoy。”园艺师一遍又一遍地解释着,脸色苍白。
Draco眯了眯眼睛,这个动作使园艺师颤抖得更厉害了。
“这是什么花。”平淡的语调。
园艺师顺着Draco的手指看过去,一片紫色的薰衣草中,白色的一小丛并不明显,但对于追求完美的Draco来说,这简直就是不可饶恕的错误。
“那...那是迷迭香,Mr.Malfoy。”园艺师瑟缩着。
这个回答使Draco一愣。而那个可怜的人显然没有注意到,他还在支支吾吾地道歉。Draco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下了逐客令。

迷迭香在紫色的薰衣草之间随风微微摆动着,舒展着花茎。

本以为早已忘记那个人。

迷迭香是Harry Potter最喜欢的花。

在学校的时候,他的寝室里总是放着一束照料得很好的迷迭香,甚至还把它的种子和提炼出来的精油作为礼物送给别人。

Harry Potter。
Draco把这个名字放在嘴边慢慢咀嚼。

大战以后的救世主真的成为了被永世铭记的英雄。报纸上到处都是他的大幅微笑照片,全是有关他的新闻。当上傲罗部长,他的八卦花边,感谢信和礼物堆满了办公室什么的一切琐碎的事情。
不过他一直没有像别人预测的那样与那个Weasley家的那个红毛小女孩Ginny结婚。那个女孩似乎不太高兴。
女孩们...Greengrass家族也同样烦人,明明都解除了婚约,还一天到晚骚扰他。改天该离开英国躲躲她们了。
其实早就该离开了,为什么就是狠不下心来呢?
对我要先处理好家族的事情才行,Draco默默地给自己找着理由。

他坐在花园里的长椅上,阳光照得他有些困意,于是他缓缓闭上眼睛。
“Draco?Draco?”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着。一个清亮的声音,但又不乏男人成熟的味道。
他费力地睁开眼睛,逆光中他看不清那个人的样貌。
那个人站在花海里,Draco能隐约看出他脸上的一抹浅笑。而他不受控制的起身,向他走去。薰衣草把他做工精良的西裤刮得有些毛糙,这本是不可容忍的,但这次Draco没有在意。

那个人与他之间的距离并没有变。

Draco不知道这是什么魔法。他只想走到那个男人身边去。

那个人突然停了下来,而Draco也停住了脚步。他有一种那人要开口的感觉。
“Draco。”他轻轻地说道。
亮光刺得Draco有些睁不开眼,他条件反射地抬起左手试图遮住太阳。“你是谁?”
那人轻轻地笑了,他低下头,像是在欣赏什么。“你知道迷迭香的花语是什么吗,Draco?”
Draco有些疑惑地摇摇头。
“留住回忆。”那人说着,又是在回答他,又是在给他一个忠告。

留住回忆。

Draco继续迈步向前,停在刚刚那个人站的地方。
他的脚踝不知道什么时候划破了,湿漉漉的。血流到地上,与深色的泥土融为一体。
而他的脚边,是那丛迷迭香。
光线透过它的叶片,在周围晕染出一圈暖黄色的光晕。而它白色的花瓣,此时异常显眼。
阳光穿过他左手的手指,他试着抓住它,但它却从指缝间溜走了。

留住...回忆么?

可我连你也留不住啊,他喃喃道。

Draco在长椅上睁开双眼。
脚踝上一阵阵的刺痛和血液熟悉的黏稠感让他完全清醒。
他发疯似的跑向那丛白色的迷迭香。

这不是梦。不是梦。

惨白色的花瓣上一片片触目惊心的血红。
嘀,嗒。
一滴血顺着叶片的弧度滑下来,Draco伸出手指接住它,让它沿着纹路爬满整个手背。
他伸出舌头舔了舔指尖,咸腥的味道刺激着味蕾。他的嘴唇也染上了一抹诡异而妖艳的红。
一丝金发擦过他的侧脸。
自己有多久没再好好打理头发了?他想。什么时候他变得这么颓废了?
他有些无奈而又认命地摇摇头。
脚下那丛迷迭香不知什么时候缠住了他的脚腕。
Draco觉得有些头晕,他的视线变得模糊,远处朦朦胧胧的人影他也没在意。

本以为早已忘记了的,是你。

Draco在失去意识前恍惚间看到了一双熟悉的眼睛。

Draco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
夕阳在天边染上了一片炽烈的火红。与此对比的是旁边那人的绿眸。那双不知道迷倒了多少人的眼睛。
他发现自己的伤口都完全好了。治愈魔咒,没什么好奇怪的。
“所以,傲罗部长在傍晚来找死对头做什么呢?”Draco又恢复了那个高傲的样子,漫不经心地歪了歪头。他的余光瞥到Harry胸前别的一朵白花。
啧,迷迭香。
“刚刚参加完葬礼吗?黑袍白花?我对这些可不感兴趣。”他接着说道,起身,转过去直面Harry,“阁下要是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先告辞了。”嘴角勾出专属Malfoy的那种欠扁弧度,他迈开步子试图离开。

“Draco。”
他停下来了。该死,一开口就逼得他没办法,果真是怎么样也赢不了这个人吗。
Harry不紧不慢地等着他转过身来:“你看看你把自己糟蹋成什么样子了。在我的印象中,你的头发永远都是柔顺整齐的。”他的声音不易察觉的温柔。
“我要你管?你凭什么管我?”Draco内心的防线接近了崩溃的边缘,蓝色的眼睛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Harry知道,只有在Draco很伤心或者愤怒的时候才会有这样的眼神。
Harry也站起来。他抬头,坚定地望进Draco漂亮的双眼。

“就凭,我爱你。”

Draco不受控制地颤抖了一下。
Harry又靠近了一步,用循循善诱的语气说着:“不然为什么我一直在拒绝Ginny的好意,我为什么一直单身?因为我在等你,等你来找我。不过...没想到你也有这么脆弱的时候啊Draco,所以我就来找你了。”说完,露出一个完美的笑容。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朵迷迭香,小心翼翼地放进Draco西装的胸前口袋里。他感受到男人的僵硬,只是抿了抿嘴,继续说下去。
“早就发现那丛迷迭香了吧?是我撒的种子,就想知道,你能不能想起来。本以为早已忘记了的东西,往往就是人们最愿意去守护的东西,它总能给你带来惊喜的。”
“我本以为早已忘记了我对你的感情,可我放不下啊Draco,我也忘不掉。每当看到阳光我都会觉得那是你头发的颜色,每当看到天空都觉得是你的双眸。”

“我早就中毒至深了,Draco。我不介意就此沉沦。”

而Draco只是低低地问了一句:“这是一个梦吗?”
Harry笑着摇了摇头,在Draco紧绷的唇上落下一吻。
“你觉得是不是一个梦?”
Draco张开双臂抱住了Harry,他把头埋进他的颈窝轻轻地嗅着,一股本以为早已忘记的清香味道钻入他的鼻腔。迷迭香的味道。

“我以为...”
“是啊,我也以为...”
早已忘记你。


--Fin

评论(6)
热度(24)

© 空舟 | Powered by LOFTER